学生手机管理成为世界性难题,“学习手机”是

阅读  ·  发布日期 2019-10-20 15:05  ·  联广工作手机

移动通信的发展,让越来越多的中小学生拥有自己的手机或者电子产品。围绕着手机,学生、家长、学校之间的攻防战,也越来越成为一个世界性的问题。

学生手机的管理已成为世界性难题,“学习手机”是解决思路吗?

 

作为使用者,学生对手机有着强烈的向往,需要的理由繁多而且看起来很有道理,比如有事可以及时联系家长,可以用来背英语,可以用来查问题的答案......拥有手机的中小学生的比例越来越高,也从侧面说明了家长态度。不管对孩子的手机是爱是恨,至少在某个时间段内,家长被学生的某个理由说服过。

学校对手机的态度,从世界范围来看,却几乎是出奇的一致。

法国以法案的形式,禁止在校小学生和初中生无论是在课堂上,还是在课外活动时均不得使用手机,除非出于教学目的,或是残疾儿童的特别需要。高中学校可自愿全部或部分执行此手机禁令。

英国教育标准局禁止中小学生携带手机进课堂,若执行不严格,则向学校问责。

在美国,课堂上禁止使用手机是绝大部分学校与老师的共识。

韩国大部分学校早上收走手机、放学前归还。为防止孩子沉迷于手机娱乐,不少韩国家长会选择给子女买只能拨打电话的“学生手机”。

德国采用了更费力一些的办法,由手机厂商开发“学校手机”,仅用来学习,屏蔽了大部分娱乐与不健康信息。

新加坡,一个著名中学的学生上课玩手机被没收三个月。身为律师的家长起诉学校,要求还回手机,但最终败诉。当地的舆论与大多数家长也都对结果表示支持。

由于中小学生年龄较小,分辨力较弱,自制力较差。一项统计显示,95后每天看手机的时间大于8小时。年龄更小的中小学生对娱乐功能的抵抗力只会更差。手机出现在课堂上,也会降低听讲的注意力,而且医学研究证明,过度使用手机等电子产品会严重威胁中小学生的生理和心理健康。近年来,我国每年两会期间,都会有代表委员建议,禁止智能手机进校园,希望从立法的角度对学生手机进行监管。

立法工作不能一蹴而就,学校只能根据本校情况,用不同的校规校纪来约束。如北京的十一学校,学生可以有手机,上课前学生把手机放到门口的袋子里,自己规划手机的使用。而十一学校入学要经过严苛的选拔,最终能入学的学生大都自律性很强,有着积极的自主学习能力。

学生手机的管理已成为世界性难题,“学习手机”是解决思路吗?

示意,非十一学校现场照片

更多的中小学对手机采用的态度是老师代为保管、在校园屏蔽手机信号、禁止带手机、没收等等。对没收的手机,可能会是扣留一段时间、叫家长,或者是

扔水桶

学生手机的管理已成为世界性难题,“学习手机”是解决思路吗?

 

用锤砸

学生手机的管理已成为世界性难题,“学习手机”是解决思路吗?

 

然而,学校的这种种管理行为,例如收缴手机,却面临着合法性危机。时常有部分学生和家长拿出《物权法》甚至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》,指责学校无权剥夺学生对手机的使用权和拥有权。武汉某中学,老师将搜出的三部学生手机当场砸毁。后来在学生和家长的压力下,学校责成老师赔付。安徽某中学砸过学生手机后,校长表示,学校的处理方式虽有些过激,但“如果家长坚持要求赔付,学校也愿意赔付。”

因为法律缺失,当手机违反校纪的情况发生时,不同学校采用了不同的最终处理方式。在升学率方面有优势的高中,往往会动用终极杀手锏----开除。如河南、河北、山东的一些高中明确规定,一旦发现学生带手机到学校,直接开除。而对于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和不那么强势的高中,对手机违纪问题除了劝说之外,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成了一种选择。毕竟产生纠纷后的善后要牵涉大量的精力,挤压教学时间,影响教师的日常工作。

学生手机的管理已成为世界性难题,“学习手机”是解决思路吗?

 

在学生、家长和学校的三方博弈中,家长态度至关重要。对于大部分孩子来说,长时间看手机会有负面影响,已经是共识。如果孩子有一定自律性,但自律性又没强到可以完全抛弃手机娱乐的地步,学校也不反对,这一系列前提条件都满足时,家长仍然觉得孩子确实需要一部手机傍身,那就学习德国模式,来一部学习手机吧。例如联广学习手机,除了学习类的APP,其它APP一个也装不上。

回归了通话和和学习的手机,至少是一个不那么差的选择。